Empty Carriage

低产&龟速.
weibo:@HermitP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

查看更多

>>令全世界都崩潰的YOI七滑(鄉民反應整理)

威猛大叔與他的三樓小花園:


← Yuri七滑沒看的人:看過的人 →)




諸君日安,我是KMY。


多少人跟我一樣今天七早八早就自然醒過來,或者是跟本徹夜沒睡呢?


總之,我的反應跟全世界都差不多,乾脆來整理一下世界鄉民的反應好了。


看完七滑之後突然覺得昨天的婚紗照根本就只是a pice of cake.


注意,內有大量圖片,捏他倒是還好⋯⋯總之截圖時間大概是早上七點半左右,沒錯那時候我已經完全清醒了。完全清醒。到現在都還神智清晰。


總之以下。



《令全世界都崩潰的YOI七滑》...



查看更多

【段龙】他们 上-5

他们 

上篇

他身上的卷发 PART5

-------------------------


“喂。”段野还是不情不愿的接通了电话。来电显示是他的部下深町,这电话要是不接,恐怕对方是会不断打来,锲而不舍,直到接听了为止。在这之前,段野先是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昏暗之中摸索到自己手机和眼镜,随后无声地走出房间无息地带上房门。我应该没有吵醒郁夫吧。

“在如此早的时间打扰了少当家您真的十分抱歉!”虽然刚刚段野只是简短的说了一个字,但当中蕴含的怒气可是不容忽视,大概已经穿过话筒,击打在深町的耳膜上。对方战战兢兢地致歉,语气颇为慌张。不过,也有可能真的是事出紧急的缘故。...

查看更多

我打120了。(不要脸占个tag

【段龙】他们 上-4

他们 

上篇

他身上的卷发 PART4

-------------------------

不假思索的话语比箭矢要迅速,比刀刃要锋利。顷刻之间,所有自以为完美的伪装土崩瓦解。也罢,面对郁夫,他的沸点向来就低。事到如今,掩饰不再有意义。段野认输一般,垂下了头,搁在郁夫的肩上,用膝盖抵着床褥作支撑。

“哪来的那么多理由,笨蛋,因为我一直都喜欢你啊,可我却...”他在郁夫耳畔低语道。你这个胆小鬼终于鼓足勇气要坦白了吗,段野想。

“我也是一样的...喜欢你。”对方却罕见地打断了别人说话。

闻言,段野诧异地抬起头。过长的额发落下遮住了视线,发丝的间隙中稍微看不清楚郁夫的脸。不知为...

查看更多

【段龙】他们 上-3

他们 

上篇

他身上的卷发 PART3

-------------------------

“郁夫,先把牛奶喝了。”段野一手将脸色惨白的郁夫扶起,一手端着一杯温度正好的牛奶。比起牛奶,段野更偏向于用酒精麻痹疼痛。

牛奶被郁夫接过,饮下吞咽的动作似乎都变得费劲。他皱眉艰难地喝下了半杯,再醇香的滋味,味觉也暂时无法感应。

“不想喝了?感觉好点没?”段野问,接着拿开杯子放在了一旁。

“嗯...好点了,等下再喝吧。”

段野依旧扶着郁夫,指尖流连于对方肩头那细腻的触感。皮肤之下有一股不可估量的躁动,是血液的流动还是自己那日渐失控的感情呢,段野也搞不清楚。

“阿龙,可以帮我拿一...

查看更多

【段龙】Begin Again

简介:“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躺枪的段野龙哉说。

妈的 不管 我就要给自己喂糖

-------------------------

“真的十分感谢!深町先生!”郁夫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不不,这都是我的分内事而已。”嫂子别啊,我很害羞的。

“深町,一直以来,多谢你了。再见。”段野卸下一切面具与防备真诚地说。

“少当家、嫂...龙崎先生,多保重啊!”深町含泪目送两人的背影逐渐走远。

-------------------------

“真是多亏了深町先生呢,我们可以如此顺利地展开新生活。”郁夫在段野耳畔讲。

“喂,郁夫,以前每天辛辛苦苦地炒股的可是...

查看更多

【段龙】他们 上-2

他们 

上篇

他身上的卷发 PART2

-------------------------


电视上又在讲新的命案了吧,职业使然,郁夫竖起耳朵聆听。段野却是无心留意,他还在计算刚刚放掉的那只股票又让他赚了多少个亿。他的视线从手中的平板脱离,落在旁人脸上,又落在那纤长浓密的睫毛下的眼睛。想着为何历尽人间冷暖的刑事还能拥有一双这么温柔的眼睛。

他的思绪就这样不自觉地飘忽起来,收也收不住,明明同一张脸都看了这么多年,为什么最近才会发觉自己对这家伙的真实心情呢?

段野有过一个自私又阴暗的愿望,他希望可以在完成复仇后死在郁夫的怀里,对方一定会哭着恳求自己不要死的吧。...

查看更多
©Empty Carriag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