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pty Carriage

低产&龟速.
weibo:@HermitP

Rings

“所以,你是一个拥有一切,却又一无所有的人。”

 

就像有人在夜里突然对着自己低语,Tony醒了过来。身旁的金发男子正沉稳地睡着,侧躺着面对自己,睡颜平静又美好。

 

Tony已经很久没梦见过Yinsen了,准确的来说,Tony已经很久没作过梦了。梦境均是由一些关于阿富汗那个简陋的工作间,以及那个救自己一命来自某个叫做Gulmira的小镇的科学家Yinsen的回忆组成,像是各种杂乱的片段被随意揉作一团,充斥着大量的信息。唯独Yinsen这句话被清晰地回放,一字一句间的停顿丝毫不差,突兀地成为了梦境的结尾。

 

那句话就像一块小石子扔进平静的湖里,在Tony心里泛起涟漪,一丝丝不安在底端翻卷着搅动着。他对于现状的态度并不明确,他并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和Steve继续走下去。而且,他隐约觉得最近Steve有什么瞒着他。

 

对此,Tony却无意过问。他的确很爱Steve,Steve是这么完美的一个伴侣。他有时甚至会觉得自己与Steve并不相配,如果Steve爱上别的人了,那没关系,他会放手,他只希望Steve可以幸福。

 

Tony倏地在床上坐了起来,动静有够大的。Steve睡眠向来就浅,自然也就被吵醒了,这或许是Tony的蓄意而为。对此,我们的完美男友美国队长却一点也不觉得不耐烦,倒是好奇于Tony为什么会在半夜突然醒来。

 

“Tony,怎么了?”Steve轻声问道。

 

简单的话语中,藏不住的是Steve的关怀。可应答的却只有二人那有序又几乎同步的呼吸声以及在幽暗之中常人无法轻易发现的Tony挑挑眉的小动作。

 

但Steve发现了,对于Tony他足够了解,他知道他的装模做样,他没再说话,在黑暗中轻易摸索到Tony的左手,不松不紧地握着。随后,自己也坐起身来,支起一条腿把二人相握的手放在膝盖上。

 

当Steve握起自己的手又放在膝盖上时,Tony正有的没的想着“超级士兵血清是不是也给了队长四倍的夜视能力啊”。所以,他根本没在留意Steve正准备做些什么。

 

Steve把Tony那只比自己稍小一点平常总与机械打交道的有点粗糙的左手手背向上展平放在掌心上,缓慢地将手移向自己,身体也微微往前倾。

 

最后,Steve停下了动作,将唇贴上了Tony的左手无名指,落下一个个不带情欲却像是誓言的吻。

 

“我本该在这里给你一个承诺,Tony。”他是说他应该为Tony套上一枚婚戒,Steve似乎已经洞悉到Tony的不安,我们的超级士兵也有四倍的洞悉力。

 

“还真是老派的思想啊老冰棍,我才不需要向全世界宣告我已经名草有主,外头还精彩着呢。”

 

Tony还是像平常一样,张嘴就是俏皮话,尽管此时Steve的行为就像一杯自己在困倦时急需的咖啡,轻柔的抚慰着他心里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平复了那些翻卷与搅动。

 

“说不定明天我会在来杯咖啡之后就和你分手呢。”

 

Tony抽离了左手,换上自己的唇吻上Steve。接吻,这件事两人已经做得足够多了,他们轻车熟路地运用着各种技巧只为取悦对方,与之共舞或是斗争。

 

不知Steve是不是已经疲于应对Tony的追逐,还是受够了空荡的房间内唇舌厮混时发出的响声。他松开捧着Tony头的双手,然后捏捏Tony因为接吻而伸直的脖子,提示Tony这个吻该结束了,一边不舍地将舌从Tony那无与伦比的口腔中抽离。带着Tony重新躺回床上,让彼此从这个迷醉的湿吻中解放。

 

“说真的,这不只是一枚戒指,况且咖啡和分手之间存在什么特定的逻辑关系吗?”Steve笑着说,眼里尽是宠溺,在夜色当中,这双蓝眼睛就像在谋划着什么一般发着亮。

 

“天啊...你这...老家伙...都不喘一下的吗!”显然,Tony还没从那个深吻中恢复过来。

 

Tony没再说话,只是睁大眼睛不满地盯着Steve,一呼一吸地将原有的频率找回。“逻辑关系?或许是天才的我很喜欢前者,和很擅长后者?”

 

“是阿富汗,我梦见一些关于那里的事了,我想你应该知道那里发生过什么。”Tony轻描淡写的说。

 

Steve当然会知道,他早在神盾给他的档案中看过关于Tony过往的事迹,正是那里所发生的造就了钢铁侠的诞生。Steve的手覆上Tony的背,将他收进自己怀里。

 

以前Tony从未主动地提起那里的事,Steve也无意过问,但是既然Tony主动提起,他自然是无任欢迎。Steve将头部调整成让自己舒适的角度,竖起耳朵准备仔细聆听。

 

Tony也挪动着身体让自己更好地蜷进Steve的怀里,准备将倾诉投向自己的伴侣。

 

“我梦见了Yinsen,就是那个救了我的人,他对我说‘你是一个拥有一切,却又一无所有的人’然后我就醒了。那是我们在聊天,他问我有没家人,我的回答是否定的,接着他就说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现在一切都太好了,而且你,或许我……”

 

话还没说完,Tony就被Steve打断了,“停,Tony,暂停一下。”Steve收紧手臂,两人的躯体更加紧贴。Steve觉得再也没有比现在更适合的时刻了,就算打断别人说话违反了自己向来良好的教养,他再也不想将这个小小的秘密隐瞒下去了,他抽出空闲的手在枕头底下翻找着什么。

 

“Steve!你在搞什么鬼,Jarvis开灯!”智能管家马上唤醒了卧室的照明系统,眼睛没法适应突如其来的光亮的刺激,于是Tony紧闭着眼睛慢慢适应光照。

 

当Tony再次睁开眼睛,他着实被这情景吓了一跳,导致他的思维暂时掉线了。这时我们的好队长正在床上半跪着,顶着一头凌乱的金毛,左手执着一个黑色盒子,而小小的盒子里是一枚款式简单的纯银男式戒指,看起来和Steve左手无名指那一枚是同款,嘴里似乎正念叨着“你愿意吗”之类的,表情像极了一只大型犬。

 

Tony过了好一阵才意识到这是求婚,他惊得马上起身坐直,Stark氏思维重新上线。Tony正想张嘴好好嘲讽一下一本正经的队长,Steve却面露难得一见的不耐烦神情,他欺身向前压去,将Tony的一切话语动作扼杀在另一个深吻之中,狡猾地将Tony的所有注意力夺走,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戒指戴在Tony的左手无名指上。

一吻终了,二人并没有纠缠下去的意思,重新躺回床上的身躯微微分开。

 

“我还没说愿意啊,队长!而且求婚不是还有鲜花吗!”Tony棕色的眼睛故作危险的姿态眯着对上Steve带着笑的蓝色眼睛。

 

“这又不是什么老派的求婚,并不需要得到你的同意啊,我只是需要一些东西束缚着我们的花花公子,免得他又在梦里也想着别的人。”Steve在Tony的眼睛、鼻子和脸颊落下一个个吻。

 

“在队长的嘴里也能听见充满醋意的话啊,真是难得,你不会是Asgard的魔法影响了吧!”Steve没有继续和Tony拌嘴,而是对着空气作出指令,让智能管家为他们关灯。

 

“Tony,我买这对戒指的用意并不是想对你作什么约束,只是希望你可以明白,我们属于彼此,我不会轻易的离开你,当然你也不能,这只是代表了一个小小的承诺。Tony,我爱你。”Steve用上只有美国队长为战士分派任务时那样谨慎严肃的嗓音说道。

 

一种被爱着被珍视着的感觉环绕着Tony,一切都难以置信的美妙,在夜晚无故溜出的最后一丝不安也被驱散,Tony前所未有的放松起来。

 

“嗯,我也爱你。”

 

Tony最终也只能吐出这么一句简单的话来应答。两人彼此之间的爱已经不再需要什么绚烂的词句来描绘,困倦早已将他们包围,相拥之下两人再次沉入睡眠的深渊。

--------------------------------------------------------------------------

第一次写盾铁,羞羞(。・д・。)

评论(2)
热度(12)
©Empty Carriag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