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pty Carriage

低产&龟速.
weibo:@HermitP

【段龙】他们 上-1

他们 

上篇

他身上的卷发 PART1

-------------------------

“段野先生,您肩上是粘了一根头发吗?”

“真是少见呀,平时总是一丝不苟的样子呢!”

若是在即将营业时到Mermaid作例行检查,段野龙哉总会被小姐们团团围住,他算是司空见惯了,倒也不会觉得困扰。

“仔细一看,是一根卷发啊。”

只是稍不留神,一位小姐就擅自将头发取了下来。

“诶诶?!卷发?!不会是恋人的吧?!”

段野也不回答,他仰起头饮尽杯底那一点酒。而后放下杯子,任其碰撞桌面发出清脆的声响。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答案,就连酒保也不例外。

“啊,是。”他的语气就像谈论当天的天气一样风轻云淡,嘴角戏谑的笑意却不可忽视。

“果然!果然!呐呐,你们说对方是怎样的人,居然能把段野先生给攻略了!”

一得到这爆炸性的消息,小姐们即刻就议论起来,段野抖抖自己的外套,趁大家不注意时就离开了Mermaid。

“看来,段野先生本周走的是恋爱路线。”在门口等候少当家的深町如是想。

-------------------------

段野略带烦躁地瞥了一眼腕表,早就过了约好的时间,郁夫这笨蛋居然又迟到了。当他点燃又一根香烟时,却从倒后镜看见一路小跑过来的郁夫。

“阿龙!”城市某一角落停靠在一旁的一辆汽车因为重力的增加下沉数厘米又恢复原状。

他可能是掐准了分秒打开门,好让郁夫可以二话不说迅速溜进自己车里。

“抱歉,阿龙等了很久吧。”

“嘛,对你这样的笨蛋来讲,还能记得有人在等你已经是有很大长进了。”

反正,“阿龙!!抱歉!!!加班太累我就直接回家了!!!!完全忘记了约定!!!!!”这样的短信他也不是没收过,有机会他当然要嘲讽一下这家伙。

“阿龙......”他用余光瞧见郁夫扁嘴可怜兮兮的小表情,于是用力地踩下油门抑制伸出手把那人的卷发揉乱的强烈欲望。

“晚饭还没吃吧,就去上次那家?”

“啊,好!”

在等红灯时,段野问郁夫,没想到他在打瞌睡,一讲话这家伙就被惊醒了。他真是越来越拿他没办法,暗自叹了口气,扭转方向盘改变目的地。

-------------------------

睡得像死猪一样的某人根本没有察觉自己已经到了段野公寓的地下停车场,段野将车停好,没有叫醒郁夫,按下按钮让窗口留下空隙,熄火下车再轻轻带上车门,只是,想让他可以多睡一会。

段野比谁都要更清楚这小子的脆弱与坚强,所以,他比谁都想要对他好,比谁都想要守护他。无论告诉自己多少遍,郁夫只是家人,他都已经欺骗不了自己,盘旋在内心深处的爱早就发酵变质了吧。

不过,只要好好隐藏的话,一切都会如常。他将香烟插进铺满碎石的垃圾桶里,最后一点火星也湮灭,迈开步子朝着最近的便利店走去。

结果,他还是买了两个速食蛋包饭。

隔着车窗,看着郁夫的脸,段野仿佛又回到儿时的那个午后。夕阳把一切都映得通红,靠在自己肩上的睡着了的爱哭鬼的脸倒映在电车窗上不断变换形形色色的景物上。不清楚缘故也不记得后果,这样的场景就突然出现,在视网膜上熠熠生辉。

他打开车门,用不低也不高的声音叫着郁夫,对方缓缓醒来。

“阿龙?到餐馆了?”郁夫甩甩头驱散残留的倦意。

“什么餐馆?这是我家楼下,好了快下车。”

“诶...为什...”

“你困成这个死样子,要是在外面吃着吃着睡倒,丢人的可是我啊。”段野笑着揶揄郁夫。

郁夫也不反驳,只是低头把傻笑挡在阴影下跟着段野走进电梯。

-------------------------

两人坐在沙发上相对无言地收看晚间新闻,主持人字正腔圆的宣读将两人间的静默无限扩大。这样平静的时光真是有够罕见啊,段野想,他优哉游哉地抽烟,也不怕烟灰掉到烟灰缸以外的什么地方。

这样也挺好,什么也不想,两人的时间仿佛静止,也不用急着讨论复仇的事情,单纯感受着对方的存在,郁夫会惊讶于自己也有这样偷懒的想法吧。


评论
热度(43)
©Empty Carriag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