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pty Carriage

低产&龟速.
weibo:@HermitP

【段龙】他们 上-2

他们 

上篇

他身上的卷发 PART2

-------------------------

 

电视上又在讲新的命案了吧,职业使然,郁夫竖起耳朵聆听。段野却是无心留意,他还在计算刚刚放掉的那只股票又让他赚了多少个亿。他的视线从手中的平板脱离,落在旁人脸上,又落在那纤长浓密的睫毛下的眼睛。想着为何历尽人间冷暖的刑事还能拥有一双这么温柔的眼睛。

他的思绪就这样不自觉地飘忽起来,收也收不住,明明同一张脸都看了这么多年,为什么最近才会发觉自己对这家伙的真实心情呢?

段野有过一个自私又阴暗的愿望,他希望可以在完成复仇后死在郁夫的怀里,对方一定会哭着恳求自己不要死的吧。

段野对复仇过后的生活毫无想法,活着太累,那时画上句号才是完美。郁夫和自己不一样,他值得更好的,所以他会在弥留之际气若游丝地叮嘱他好好活下去,享受普通人的幸福。

自己的死必然会打碎他的心的吧,可是郁夫应该能磕磕碰碰地捡起再拼凑好,自己就会永远停留在那些裂缝之间。这样一来,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忘记自己。真是连自己都会毛骨悚然的想法啊。

怎样都好,这种念头也不过是在失眠的夜晚无缘无故从漆黑的旮旯中凭空产生出来的罢了。无稽、荒谬、毫无用处。

“阿龙,你怎么想的?”像射线一般延伸的思绪被话语剪断。

“什么?”段野少见地失神片刻。

“我说,刚刚那个案件你是怎么想的。”

“没在听啊,挣钱时不能一心二用你知道吗。”借口。

郁夫只好带着无奈的表情将身子稍稍偏转缩短了两人间的距离,好让自己向段野复述一遍案情。

-------------------------

并非命案,要说的话,一宗有点扑朔迷离的失踪案更为合理。工作整日的丈夫归家发现本应在家的妻子却不见踪影,家里处处是疑点,被掀翻的茶几,碎裂的相框,橱柜上的血迹,慌乱之下,丈夫马上报了警。

出乎意料的是,警方已经准备起诉丈夫谋杀罪。原因是妻子失踪前,丈夫曾签署文件同意增加妻子保险金额,多么路人皆知的司马昭之心。但一切线索未免太唾手可得,不禁令段野有种被设计好的感觉。实情远不如表象简单吧。

郁夫却没有留给段野思考的余地,讲完,就用手挡着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将整日的疲劳表露无疑。段野下意识地望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原来时间一点也不早了,他想起郁夫已经连续加班好几天。

“啊,抱歉,刚刚讲到哪了?”

“别讲了,你很困了吧,先去洗澡。”

“诶,可是那个案子好让人在意,而且我也没带换洗的衣服啊。”

“衣服的话,你不是有忘在这里的吗?”

“对耶...”说着,郁夫点亮手机屏幕看了看时间,“我还是先去洗澡好了。”

这样的对话,过于日常,段野都快要认为他们就是一对恋人了。

-------------------------

洗太久了,平时可不觉得这家伙有这么磨蹭,该不会睡着了吧。这样想着的段野敲了敲浴室的门。

没有回应。

“喂!郁夫!”恐惧与惊慌瞬间浸满全身,段野大力地拍打着门,他衷心希望郁夫只是累的睡着了。

“阿.....龙.....”传来的是郁夫因痛苦而变得虚弱的声音。

又是记忆闪回吗?段野好像忽然才发现世上还有门把这种东西一般猛力地扭动它,幸亏郁夫没有上锁,他可不希望在这紧要关头还浪费时间去找钥匙。

门内的水汽经由排气扇的疏通已经散去不少,只见郁夫赤裸的蜷缩浴缸的一边。那种像是在脑子里活生生地钉进去一个钉子的疼痛将他折磨得游走在昏迷的边缘。段野一边庆幸自己来得及时,一边捏着郁夫的后颈安抚他。

好冷。这是触碰到他皮肤的第一个想法,继续一丝不挂地呆在浴缸里也不是办法。像余震一般的疼痛不断袭来,郁夫根本无法靠自己走动,段野也没有想太多,一把就将他打横抱起。

虽然看起来很结实,可是郁夫也太轻了。让段野怀疑平时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自理能力是有多差啊这家伙。段野将他安顿到床上,又用厚厚的棉被将郁夫裹得密不透风。

段野立在床边一言不发地望着郁夫苍白的脸,等待他从混乱中恢复。


评论(1)
热度(26)
  1. 思想的阁楼Empty Carriage 转载了此文字
©Empty Carriag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