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pty Carriage

低产&龟速.
weibo:@HermitP

【段龙】他们 上-3

他们 

上篇

他身上的卷发 PART3

-------------------------

“郁夫,先把牛奶喝了。”段野一手将脸色惨白的郁夫扶起,一手端着一杯温度正好的牛奶。比起牛奶,段野更偏向于用酒精麻痹疼痛。

牛奶被郁夫接过,饮下吞咽的动作似乎都变得费劲。他皱眉艰难地喝下了半杯,再醇香的滋味,味觉也暂时无法感应。

“不想喝了?感觉好点没?”段野问,接着拿开杯子放在了一旁。

“嗯...好点了,等下再喝吧。”

段野依旧扶着郁夫,指尖流连于对方肩头那细腻的触感。皮肤之下有一股不可估量的躁动,是血液的流动还是自己那日渐失控的感情呢,段野也搞不清楚。

“阿龙,可以帮我拿一下止痛药吗,就在外套里。”

“嗯。”已经频繁到要随身携带止痛药的程度了吗?段野想。

羽绒外套就搭在沙发靠背上,段野边摸索口袋边考虑用牛奶送药到底是否安全的问题。小小的包装完整的药片就在口袋的角落里,拿起,尖角的锡箔有点硌手。

自己的房门,谁也不会敲敲再进去,那是多此一举。段野也不是不记得郁夫在房里,他倒是奇怪自己出来时到底有没顺手带上门。然而,他没想到的是门后的景象,那多少有点不可思议。

郁夫披着段野原来挂在衣架上的风衣,衣摆盖过臀部,大腿根部却是若隐若现。大概是太冷随手就拿来穿了。他踮起脚想要拿到衣柜顶层自己留下的衣物,腿部绷紧的肌肉勾勒出好看的弧线。

不,超越了不可思议,对段野来说那是少有的令他血脉喷张的场面,也是他第一次将郁夫放在性的层面上看待。他的心跳加速,腋下冒汗,热度蔓延到耳朵。

有一瞬间,段野想要合上门再打开确认一下是否自己眼花。别那么戏剧化,又不是没有裸裎相对过。我现在算什么,是趁家里人不在邀女友回家过夜的男子高中生吗。冷静点。段野像念咒一般在心里责怪自己。

于是,段野深吸一口气,走进房间。当事人却毫不自觉,似乎还没发现房间多了个人,依旧够不着他的衣物。段野摁下那颗发梢还在滴水的脑袋,终止了对方的无用功,轻易地把一叠衣服拿了下来。

郁夫多少有点不服气,明明就差一点点了!于是,他意图用手肘袭击段野无防备的侧腰,以示不满。

“想偷袭我?你还早了一百年。”一出手,就被段野抓到了,行动以失败告终。段野也不跟他继续闹,朝他脑袋扔下一块毛巾。

“穿上衣服,把头发擦干,然后吃药,幼稚鬼。”他晃了晃手中的药片。

“是是,稳重的少当家。”郁夫回嘴。

-------------------------

折腾了这么一会,段野去洗了个脸。再次回到自己房间,郁夫已经穿戴完毕无所事事地坐在床沿。沾染了湿气的乱发,似乎因睡意而蒙上一层迷雾却依然澄明的双眸,苍白干燥的嘴唇。一切正如自己所想,一切正如自己所望。

“言明一切吧,就趁现在,怎样?”这样的念头蓦然突破防线的缺口喷涌而至。

“阿龙,”又是这样,对方从不给自己一丝余地。“最近啊,我总是在想,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明明啊,不用管我也没所谓的啊。”郁夫眼中的光亮,像是停电中的灯,光线荡然无存,本以为会看见泪水,但,那副空洞的表情才是段野最害怕看见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的心情,你有好好了解过了吗!“段野冲到床边,将郁夫摁倒在床上大声吼道。


评论
热度(31)
©Empty Carriag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