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pty Carriage

低产&龟速.
weibo:@HermitP

【段龙】他们 上-4

他们 

上篇

他身上的卷发 PART4

-------------------------

不假思索的话语比箭矢要迅速,比刀刃要锋利。顷刻之间,所有自以为完美的伪装土崩瓦解。也罢,面对郁夫,他的沸点向来就低。事到如今,掩饰不再有意义。段野认输一般,垂下了头,搁在郁夫的肩上,用膝盖抵着床褥作支撑。

“哪来的那么多理由,笨蛋,因为我一直都喜欢你啊,可我却...”他在郁夫耳畔低语道。你这个胆小鬼终于鼓足勇气要坦白了吗,段野想。

“我也是一样的...喜欢你。”对方却罕见地打断了别人说话。

闻言,段野诧异地抬起头。过长的额发落下遮住了视线,发丝的间隙中稍微看不清楚郁夫的脸。不知为何,段野却清晰地知道,郁夫脸上正挂着好似冲破云层的阳光一般和煦的笑颜。

无需多言。他们彼此相爱,这是确凿的事实。

段野听见自己的心跳在胸腔中化作鼓点,带动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奏起了厚重的摇滚乐。所有事先准备好的话语全都乱作一团,舌头僵硬,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有脑中的节奏持续地笃定敲打。

忽然,柔软的触感像一段悠扬琴音入侵了自己躁动的乐章,打乱了所有节奏,段野发现那是郁夫的嘴唇。他下意识并没有躲开而是压低身子想加深这一个吻。

郁夫却没有这样的意愿,蜻蜓点水的一个吻,便别过了头,羞红了耳朵。

什么嘛,明明是你先主动的。他不由得无赖地想。他放弃了追逐的念头,不再维持如此怪异的姿势,翻滚到一旁的空位上。段野有点想笑,于是他扯开嗓子酣畅淋漓地、响亮地抒发了笑意。

“笑什么啊!”郁夫听上去有些恼火。遂一掌拍到段野因为狂笑还在一抽一抽的肚子上。

“咳咳...哈...抱歉,我是在笑你纯情啊!”段野死性不改地耍嘴皮子,其实只是在掩饰内心的狂喜罢了。

郁夫才懒得理他,哪有人会在互相告白之后一个劲大笑不止的啊,这可和他预想的有颇大的出入。于是郁夫超快地挪到床边,卷走所有的棉被,贴着墙壁打算睡觉。

他真的很困了,可谁还睡得着啊。这都怪阿龙。

“好了,我不笑了,真的很抱歉,为逃避自己的我向你道歉。如果从一发觉已经喜欢你那一刻说出来就好了,现在我是这么想的。”

“阿龙...”郁夫带着哭腔说。

“我一直认为如果坦白的话可能会吓到你,当然也不认为更深的关系会有益于我们计划的进行。”段野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被窝,他紧贴着郁夫瘦削的背,伸出手用拇指轻柔地拭去郁夫脸上的泪。

“可是,能够对你说出来真的太好了。”他紧紧地抱着郁夫,因人的体温暖和起来的被窝将他脚底的寒意一丝丝驱散。

-------------------------


最后两人居然就保持着环抱与被环抱的姿势睡过去了,手指上的泪水早就风干,取而代之的是郁夫的十指和自己的纠结在一块。

段野有种超现实感。

他的脸整个埋在对方头顶,溢满鼻腔的正是自己洗发液的香气,心里却有种粘稠的质感,一切好得不太现实。段野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大脑却运转失灵,他只想这样一直延续下去,怀抱珍爱之人,仿佛分秒都不愿走动。

“呜...呜...呜...”手机震动,木质床头柜发出沉闷的响声。

段野龙哉此时想骂娘。


评论
热度(14)
©Empty Carriag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