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pty Carriage

低产&龟速.
weibo:@HermitP

【段龙】他们 上-5

他们 

上篇

他身上的卷发 PART5

-------------------------

 

“喂。”段野还是不情不愿的接通了电话。来电显示是他的部下深町,这电话要是不接,恐怕对方是会不断打来,锲而不舍,直到接听了为止。在这之前,段野先是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昏暗之中摸索到自己手机和眼镜,随后无声地走出房间无息地带上房门。我应该没有吵醒郁夫吧。

“在如此早的时间打扰了少当家您真的十分抱歉!”虽然刚刚段野只是简短的说了一个字,但当中蕴含的怒气可是不容忽视,大概已经穿过话筒,击打在深町的耳膜上。对方战战兢兢地致歉,语气颇为慌张。不过,也有可能真的是事出紧急的缘故。

“行了,少废话,什么事。”他不耐烦地问。

“那个,是总部出了状况,要召开紧急集会,希望我们能在下午全部到场。”

“所以?”我孙子会那个老头终于挂了是吗?听筒那端传来翻阅纸张的响声。

“您本日的行程原定是先回事务所处理常规工作,晚上等Mermaid开业后做例行检查。但不知道要在总部那边逗留多长时间,您看改为在下午开业前做检查可以吗?”

“可以。”这样的琐事真的有必要老早打过来问我吗?

“稍后需要给您备车吗?”

“不用。”他推了推滑下鼻梁的眼镜稍作告别后便挂断了电话。

-------------------------

段野走进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大口咽下,感受寒意从咽喉扩散至肺部每一个角落。望向时钟,不过刚到七点四十五分,不如回去搂着郁夫再睡一会吧,这样的念头差点驱动自己的脚往房间走去。

将牙膏挤在刷毛之上,任由薄荷过分的冰冷刺激口腔。段野将浑浊的漱口水连同颓废的倦怠吐出,冲到了下水道里。启动电动剃须刀,铲除掉多余的胡须,然后拍上须后水。

这一个早晨看上去与平日的千百个无异,但意义却大相径庭。对于平时空无一人的住所没必要多逗留,但思及在自己床上的恋人,他却不舍得早早出门。段野第一次对乐园以外的地方产生了类似家的依赖感。

他想看他在自己的怀里醒来,想听他用含糊的声音道早安,想和他一同挤在浴室刷牙,想和他回到儿时那个海滩一同看夕阳洒满整个海面,想在地平线将落日吞噬那一瞬亲吻他…还有许多段野也不清楚能否实现的期盼。

-------------------------

推开衣柜,滑轮碾压过轨道发出突兀的噪音,樟脑丸的古怪气味溢出。里头挂满款式相似的昂贵西装,也没必要挑,段野随手取出一套抛在床上。

“郁夫,起床了。”他在扣上黑色衬衣的最后一颗纽扣时,稍微提高嗓门说。

“嗯...阿龙,几点了?”

“刚过八点。”段野刚好俯下身子拿到自己的腕表。

“啊!”还在游魂状态的卷毛脑袋马上清醒过来,从床上弹起。不记得手机还在床头柜上充电,拿起手机时暴力地扯掉了充电线。

“怎么闹钟没有响...啊!对了,”郁夫想起了什么,像被谁推了一把一样,直直的跌回床铺。“课长说了放我一天假的...闹钟还是昨天我自己取消的。”

“一觉就忘记了,笨蛋,你记性越来越差了。”段野接下话茬,给暗色花纹领带打上一个完美的结。

“阿龙要出去了吗?”郁夫继续赖床。

“是啊,今天还得到总部一趟。”可以的话,真想和你待一整天。这样腻歪的话段野才说不出口,明明他就是这样想的。

“好吧。”听上去有点失落。

于是他低下头把外套本不存在的尘埃拂去,想着昨晚那个点到为止的吻到底算什么,明明已经互表心意,为什么自己不再坦率点。搞不好,自己才是纯情的那一方。

郁夫也不再说话,就这样看着他把自己收拾得一丝不苟。然后,段野也望向郁夫,两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相交。

须臾间,仿佛超新星爆炸。

两人失去稳定,带着趋向毁灭般的力度与速度向对方靠近。唇与唇碰撞,舌与舌交织,密不可分。段野将郁夫推至房门,脑袋一片空白,技巧什么的早已抛诸脑后,只知道狂乱地吻个一通,因为,对方亦是此般热切的回应自己。

郁夫的腿不自知地环上自己的腰,段野感到腹股沟收紧,这样的清晨真的太容易擦枪走火了。不妙啊,段野立马收回攻势,不舍地退出。

郁夫明白了,低头窝在段野肩上,轻轻地喘着气。

“快出门吧,回来再...再继续。”郁夫又羞红了耳朵。

“嗯。你要在家里等...”

“会等你回来。”没让段野问完,郁夫就抢先回答。

-------------------------

于是,段野急匆匆地出门,丝毫没有留意到恋人不小心落在自己肩上的卷发。还有,恋爱的气息。

-------------------------

 

他们 

上篇 

他身上的卷发


评论(4)
热度(25)
©Empty Carriage
Powered by LOFTER